【淘集運官網】 【淘集運官網】 
【淘集運官網】 
美國大選後的美中關係:競爭者,對手,還是敵人?
//092159.huwai.party   2020-12-29 00:13:25


拜登入主白宮,他的長處是温和的個性和不偏激的政治立場。
  中評社╱題:“美國大選後的美中關係:競爭者,對手,還是敵人?” 作者:張文基(美國),中美論譠社社長、教授

  拜登將恢復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領導角色,加強與盟國的關係, 對抗對手。這將是特朗普“美國第一”理論的逆轉,特朗普經常冒犯德國等傳統夥伴。因此可以預期他將重回世界衞生組織,再次擁抱巴黎氣候協定,並積極支持、再入現有的國際組織。在對華政策上他將拋棄以龐培奧為代表的激進、危險地反華新保守主義政策,而代之以有合作也有對抗的對華統一戰線。

  拜登的長處是温和的個性和不偏激的政治立場,能夠團結民主黨,也可以較容易地爭取共和黨温和派的支持。然而,鑒於今天美國國內對華整體跨黨派的負面氣氛,以及共和黨仍然控制參院,加上他的年歲已高,他將沒有足夠的精力領導巨大的改革。更何況拜登是舊體制的產物,是造成問題的制度下的受益者,雖然他可以穩定美中關係不至於加速悪化,但是很難寄望他做出根本的改變。他的歴史任務就是做一個稱職的過渡性人物,培養下一代的接班人,在民主黨內就是副總統Kamala Harris。預期他可以提供一個穩定的過渡環境,讓全社會開始探討深層次的問題。

  一、前言

  美國大選已經結束了,拜登可能當選但是並沒有獲得壓倒性的勝利。由於闗鍵州票數接近,將不可避免地會面臨重新驗票和一系列的法律訴訟,很可能須要到明年一月才會有官方認定的最後勝利者。這一段時間美國國內將面臨動蕩不安,這對美國而言是一個最壞的結果,但是這也反映出今天美國國內深層次的矛盾,而這個矛盾也必然會導致不穩定的美中關係。

  然而,從長遠看美中關係會如何發展呢? 今天的美中關係已經是除了沒有武力衝突以外的全方位的衝突,還會進一步悪化,甚至導致大範圍的軍事衝突嗎?我個人認為不論是誰當選,在今後一段時間內,雙方的衝突會繼續,但是最終必須回歸現實。全面衝突不符合雙邊的利益,更不能解決美國長期積纍的問題,今後四年很大的可能性是一個過渡期,邁向最終重新建立一個基於現實而非口號的新的平衡點。

  2018年11月中旬陳元和唐聞生在北京宴請來訪的基辛格,他對中國的老朋友們留下一句:“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過去了,要重新定位”①。今年10月8日基辛格警告美國和中國需要制定清晰的規則和界限,劃出不能跨越的紅線,並繼續相互協作。不然的話,可能出現世界大戰的危機②。

  中美關係回不到過去的根本原因是中美關係的本質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二、中美關係的本質發生變化

  1972年尼克森的訪華破冰之旅和1979年的中美建交的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基礎是共同對抗蘇聯,中國加入了美國的全球反蘇大戰略,幫助美國走出越戰不利的困境,並直接導致1991年蘇聯和東歐共産政權的解體,造就了美國之後的全球唯一超強地位,美國是最大的受益者。今天以國務卿龐培奧為首的美國鷹派怎麼能夠否定歴史,説美國沒有從過去四十多年的中美交往中受益!

  然而蘇聯解體後,雙方合作的戰略基礎不復存在,而中國的政治體制又與美國的體制完全不同,所以美國共和黨內的新保守主義者和民主黨內的新自由主義者就開始把中國視為敵人,美中關係開始悪化,1999年的南斯拉夫炸館事件和2001年的南海撞機事件就是顯著的例子。要不是2001年發生的911襲擊事件將美國的關注轉移到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和反恐戰爭,給了中國16年安定的發展環境和時間,美中關係的悪化必將更早到來。

  舉個例子,在新保守主義集團的心中,中國是美國的第一個敵人: Lewis Libby在Clinton主政時期曾是眾議院以考克斯(Cox)為主席的“關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美國國家安全及軍事/商務領域行為”的委員會的顧問,鼓吹在北亞與中國和北朝鮮戰略攤牌。1998年眾議院以409票贊成10票反對通過了該委員會的報告,指控中國的偷竊機密行為並無端認為華僑及美籍華人是潛在的中國間諜,這與這兩年的指控何其相像③。在1999年RAND公司的一個研究專案,“美國與一個上升的中國”,Zalmay Khalizad鼓吹一個觀念:中國超過任何一個國家對美國的全球和區域軍事霸權造成直接威脅,因此美國必須直接面對④。

  2001年11月中國獲準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經濟隨後高速發展,科技和國防領域實力也迅速接近美國,令美國精英階級普遍擔心。2008年的金融危機和今(2020)年的新冠病毒更無情地展示了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弱點,所以美國產生了又害怕、又尊重、又詆毀的複雜情緒。美國仍在痛苦的適應和轉型期。

  中美關係變化的一個巨大原因是美國多數人民美國夢的破裂。1991年蘇聯和東歐共産黨政權的垮台,這原本是美國展現價值觀的最好機會,但是美國政府的貪婪和短視造成對外無限度用兵,給世界帶來死亡、難民和破壊,對內經濟畸形發展,製造業流失,國債飆升,貧富兩極化, 選擧被財團控制,民選官員和議員完全無視對選民的承諾。根據蓋洛普連續50年的民意調查,如今美國人民對美式民主的四大支柱的信心從60年前持續下降到2019年:總統(78%至20%),最高法院(48%至38%)和刑法審判(34%至24%),眾議院(42%至11%),報紙(51%至23%)⑤⑥。

  就如同這次大選所顯示出的美國嚴重的內部分裂,在表面的貧富不均、警民衝突和民族糾紛等現象外,更有深層次的價值領域分歧:全球化開放政策還是主權國家第一,自由主義放任經濟還是國家主導福利分配,擴張性的推廣價值觀還是開放心態尊重不同的制度……

  有三股力量支持全球化的“普世價值”:⑴基督教的宣教者,特別是福音派,他們普遍支持特朗普。⑵西方自由民主的堅定信仰者。⑶國際金融財團,透過對美國聯儲會的控制,以自由主義經濟理論為招牌,運用軍事和宣傳力量,將非西方世界的主權政府視為敵人,企圖打破傳統國家的堡壘,來擴張他們的金融帝國。

  因為美國民主制度已經變質成為受到金銭控制的體制,這三種力量中最有實際影響力的就是金融財團。六十年前美國艾森豪總統在他的離職演説中就語重心長地警告美國人民,美國的最大威脅並不是蘇聯,而是軍隊和工業集團的利益混合體⑦。以當時有如日中天般威信的艾森豪尚且不能有效地控制這股力量,今天這個力量的控制力已經深入美國政府、國會、媒體、智庫、經濟各個領域,所以真正的改革是何等的困難!

  但是這次選擧也透漏出一個明確的、不可忽視的信息,那就是儘管特朗普的施政糟糕,而且受到跨黨派精英和媒體的普遍反對,特朗普還是贏得了近7100 萬選民的支持,超出除了拜登以外、歴史上得票最多的所有總統候選人。為什麼?因為民眾對於美國自由主義經濟和政治所產生的弊端的深刻不滿!中國對美政策的制定者和學者絕對不能忽略這個力量,必須清晰地考慮他們對全球化的不安和合理的擔憂。

  三、拜登對華友好但是衹是過渡人物

  特朗普回應了美國中產階級和傳統藍領階級(特別是白人)的長期無奈,第一個敢於指出美國從70年代以來走錯了路,所以得到他們的堅定支持贏得了2016的大選。

  新冠病毒無情地、嚴峻地暴露美國(甚至西方)社會、制度、文化和特朗普本人的許多缺點:他不能用人、不尊重科學、自以為是、口號治國等,使得他受到美國兩黨、政府和媒體精英階層普遍反對,選擧前的絕大多數民意調查都預估拜登及民主黨在參眾兩院都會大勝,但是結果並非如此,拜登僅以些微的選擧人票領先(選民票7520萬,領先特朗普3%),而民主黨在眾院更損失了至少5席,顯示出選民雖然不滿意特朗普處理新冠的方式,但是對於精英階層和民主黨的許多政策也並不認同!

  特朗普執政後對華政策的錯誤是把美國衰落的原因完全歸罪中國而不是檢討美國自身的失誤,三年來不停打擊和為難中國。但效果卻遠不及他的自我吹噓。用數字説話7:在他上台的前一年,即2016年,中國的GDP是美國的59.5%,而去(2019)年則增為67.0%。根據IMF的估計,今年中國GDP,將約等於美國的71.3%,2025年,將達美國同年的85.4%。製造業沒有回歸反而出逃,貿易赤字沒有減少,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完全失敗!

 


【淘集運官網】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淘集運官網】 【淘集運官網】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